树姑娘好像披上了雪白雪的的婚纱

昨夜雪花落在树姑娘的身上,树姑娘好像披上了雪白雪的的婚纱。雪花落在屋顶上,屋顶好像带上了雪白雪的

昨夜雪花落在树姑娘的身上,树姑娘好像披上了雪白的婚纱。雪花落在屋顶上,屋顶好像带上了雪白雪的帽子。雪花落在大地上,大地好像盖上了雪白雪白的羊毛毯。

下雪了,纷纷扬扬的雪花从天空中飘落下来,给万物披上一件白色的纱衣,松柏树倒是不怕,仍然挺立在那里。雪给房屋戴上一顶白色的帽子,给大地盖上一层厚厚的被子。

冬天好似一个童话般的世界,冬天的雪更是一个童话般的世界。冬天,雪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,立刻给世间万物盖上了一层雪白的,厚厚的棉被。松树穿着她的新大衣,在雪中舞蹈者;太阳公公在雪的映衬下已不那么灿烂,但却有了一种朦胧的感觉。

见那雪花纷屋面上人孔纷扬扬的落下来,雪落到了屋顶上,屋顶就像戴了一顶白色的礼帽。雪花落在树上就像开满了银色的小花。雪花落在操场上,操场上就铺了一层厚厚的棉花一样。风一吹,洁白的雪末便飘飘洒洒的,像一只只白蝶在翩翩起舞,真是美丽极了。

望着窗外出神了,等回过神来时,眼前又是另一番景象。雪依旧下这,屋顶上树枝上路上都以铺盖上厚厚的一层积雪。外面静悄悄的,仿佛只有雪花在轻轻飘落,在上演着一场好戏,真像是一个粉妆玉砌的银色王国。马路上像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地毯,踩上去发出“咯吱咯吱”的声音,留下一串深深的脚印。冰雪覆盖的世界分外妖娆。

屋顶上树枝上路上都以铺盖上厚厚的一层积雪。外面静悄悄的,仿佛只有雪花在轻轻飘落,在上演着一场好戏,真像是一个粉妆玉砌的屋顶通风管银色王国。马路上像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地毯,踩上去发出“咯吱咯吱”的声音,留下一串深深的脚印。冰雪覆盖的世界分外妖娆。大槐树披上了银装.

郊外的庄稼地里麦苗,到处都是积雪,轻轻地在草地上捧起一把雪,做成一个小雪球,那雪球是白得那样妖娆,美丽。原来苍翠欲滴的小叶榕就像戴上了一顶顶白色的帽子。风儿轻轻一吹,玉屑似的雪末儿和着雪花随风飘扬,映着清晨的阳光,显得分外刺眼。一棵棵大树披上了洁白的大衣,庄稼地的麦苗盖上了银白色的棉被。风儿轻轻一吹,麦苗轻轻地摇晃着,仿佛在说:“好一场及时雪呀,明年一定是个丰收年。”

我从窗户上远远望去,简直就是“白色王国”。下班没有开车,虽然身上都是雪,但是感觉特别开心,感受到了雪的晶莹剔透,好象是在童照度计话的世界里,我用手机给自己留下雪的足迹,那雪景真是壮观。路上有匆忙上班的,有着上学的学生,但是我能感受到他们对雪的热情,对雪的喜欢。好象有千丝万缕的情绪似的,又像海水一般汹涌,能够淹没一切,还有一丝揭开藏头露尾般的裸露感。雪花形态万千晶莹透亮,好象出征的战士,披着银色的盔甲,又像是一片片白色的战帆在远航